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风云乍起 第十四章 王越与张绣
听书 - 主公我不想加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风云乍起 第十四章 王越与张绣

主公我不想加班 | 作者:寅时不睡| 2020-06-29 06:2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如果说诸侯联军的全面进攻让董卓已经开始计划对城中的不安定因素动手,那袁基则是已经规划好了如何在城中占据有利地势,开展一场夺旗战。

    要知道,这个时候董卓帐下大将尽出,城中守备的实力相较于之前,薄弱了不少。

    虽然之前驻守汜水关的是徐荣,而后董卓将徐荣抽调往西面,似乎是因为韩遂那边有所动静,需要他回去威慑一番,那城中的张济、张绣和樊稠,不足为虑。

    “你觉得如何?”

    袁基轻轻地将棋子落到了棋盘上,棋盘上的黑子形成一条蜿蜒曲折的长龙,但是袁基所执的是白子,如今看来,倒是白子要被消磨殆尽了。

    “我直接去杀了董卓,事情就能解决了。”

    坐在袁基面前落子的王越,将手中的黑子放入要处,又收走了袁基几枚白子,他对于袁基的布局其实并不是特别理解,这种时候,吕布不在,那就没有人能够在自己必杀的信念下活下来。

    那为何不直接杀了董卓了事,简单轻松,不浪费时间。

    “没那么简单,如果你杀了董卓,那他帐下的将帅和士卒哗变怎么办?那可是会让整个洛阳付之一炬的,这座城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它将是我的,我不允许它受到重创。”

    袁基表情平静,甚至还保持着微笑。

    但是王越微微抬头,能够看到他眼神中的那种疯狂和傲慢,那是一种即将踏足山巅的癫狂,一种极致的自负。

    “今晚,杀李儒。”

    “啪嗒。”

    袁基落下一子,这枚白子将刚刚零散的局势联结在了一起,王越的长龙一瞬间成了被围困局中的困龙,似乎没有退路。

    “你输了。”

    袁基起身,没有再多说什么,回了屋中去继续筹划他的袁家大业。

    王越静默了一会,突然抽剑切开了棋盘,他默认了自己接下了刺杀李儒这个任务,但是他并不看好袁基的成功,因为王越怎么说也是在刘宏身边跟了许多年了,见识过了各形各色的领导人。

    而袁基给他的感觉。

    是有才华有谋略,但是困于格局,困于想象,被太多身外之物所束缚,有着夺取天地造化的心,却只有浅滩戏水的勇气,他的所有谋划,都只是为了掩盖他心中的自卑。

    自负又自卑,这种极端的心理存在,王越并不看好。

    只不过他现在也只是跟袁家处于合作状态,毕竟他手下的徒弟们都还等着米下锅呢,不合作,拿来的钱。

    至于官职,等安定点再说吧。

    棋盘在石桌上放着,除了中间划开的裂缝,便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了。

    或许王越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这一剑,算得上是以力破局,董卓也是如此做的。

    哪怕你袁基设下的局再怎么蜿蜒婉转,再怎么幽径曲折,再怎么暗藏杀机,我只需要站在局外,直接把你的局给掀开了,那你又能够做得到多少呢?

    袁基最大的误区在于。

    他自出生开始,就听书3一直在这座洛阳城中勾心斗角,他的格局局限在这座巨城之中,他没有办法跳出洛阳,他的布局是以洛阳为基础棋盘在走的,就算他布局天下,核心也还是洛阳,或者说,皇城。

    他把自己身陷局中,就是最大的错误。

    执棋者,应该人在局外。

    在王越离开了袁府没有多久,大批的军队在城中调动,活跃了起来,但是这些精锐的部队所包围的是袁府,整个袁府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起来。

    不仅仅只有袁基的袁府,而是袁家的袁府,包括袁隗还有其他袁家分支的公侯大臣的府邸都被包围了起来。

    但是董卓并没有下令立马对袁家动手,而是让他们看好袁家各处的进出口,不能让一个人,甚至是一只鸟出了袁家。

    而这个时候,王越正在赶往董府的路上,李儒正常都是在董府的。

    他身手矫健,整个人化作了黑影,哪怕是在白天都不会被人轻易地发现他的存在,没用多少时间,他便已经到了董府之外的一处楼上,趴伏着静静地观察董府的防备。

    也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情况,董卓府上的护卫似乎有些比平时少了,王越并不是没有来观察过董府,平时的护卫倒是挺多的,但是今日看起来并不算多,有着不少的漏洞。

    当然,这些漏洞是对于王越这种等级的高手来说,对于别人来说并不存在什么漏洞。

    这就足够王越进入董府了。

    在轻松地越过听书4了数个明哨暗岗之后,王越才算是到了董府的议事厅,这个时间点,李儒应该就在这里。

    如同飞燕落檐,王越身形迅疾地落进了院内,伸手推开了议事厅的门。

    “唰!”

    突如其来的枪刺突击,一杆亮银枪从议事厅内隔着门板直取王越,枪速迅猛,出枪刁钻,这个角度,是冲着王越的喉咙去的。

    好家伙,竟然察觉到自己的到来了?

    王越不慌不忙抽剑迎击,将直取自己咽喉的枪尖挑开,长枪刺中了他脖颈边的空气,而他整个人也欺身而上,气劲迅速运转,充斥在了长剑中,气劲激射开来,将面前这扇被长枪贯穿的门板破开。

    破开了门板的剑气依然冲着门后那人的面门而去。

    “铛!”

    一声震荡的钢铁交击声响,震得人耳朵发疼,门后那人一手持枪,一手持剑,左手倒持的长剑挡住了王越的剑气。

    王越身形一闪,便窜入了议事厅内。

    张绣长出了一口气,枪尖上扬,枪杆别在身后,手、肘、腰,三点一线,长枪一字。

    而左手则是刚刚临机应变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去抵挡迎面而来的剑气,所以是倒持着长剑。

    一个拧身又面对着王越,提防着他的进攻。

    “嗯?”

    王越进了厅中,却没有看到李儒的身影,就连董卓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这不应该,经过了前段时间的踩点和观察,这个时候李儒和董卓一定在董府啊!而且他是知道张绣现在是作听书5为董卓的贴身护卫头领的,他也是见到了张绣进府,才确定了董卓和李儒在府中。

    难道?

    这是对自己设下的圈套?

    王越背负双手,手中的剑收在身后,转身看向了张绣。

    “有埋伏?”

    他倒是开口询问自己的敌人了,这也让张绣一愣,竟然不动手?看来目标不是在董府搞破坏,而是只想杀董卓一人吧?

    攥紧了手中的长枪,张绣虽然不是很欣赏董卓为人处事的方式,和他所做的事,但是如今他还是董卓的部下,为人臣,尽人事。

    “呲!”

    他讲自己手中的长剑收了回去,双手持枪,对准了王越。

    “没有埋伏,但是你走不了。”

    张绣的气势瞬间爆发开来,头顶上“噌”的一声亮出了职牌,蓝色高阶职牌,倒算是武艺精进了,也快碰到瓶颈了,他知道眼前这位不好惹,但是那又如何。

    习武之人,谁怕过强者?

    “只凭你,留不住我的。”

    王越剑尖上挑,直指张绣的眼睛,他的话倒不是看不起张绣,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单单从张绣持枪的方式和枪法来看,王越就已经知道了张绣的师承,但是他还不算是特别确定,他还要探探手看看,张绣到底是不是童渊的弟子。

    “呵!”

    张绣长枪一挺,直取王越。

    一点寒芒先至,随后枪出如龙。

    张绣的枪法看起来比赵云的七探盘蛇枪要简略一些,但是也更显得霸气,这是百鸟朝凤枪,童渊所传的,张听书6绣并没有达到自创枪法的程度,但是仅仅凭借着这套枪法,他也硬是闯出了北地枪王的称号来。

    交手就知有没有。

    张绣的枪快,王越的剑更快。

    尽管长枪化作点点寒星,在空中留下了残影,但是却没有一枪能够击中王越的。

    只有那乒乓作响的铁器相碰声,能够证明王越用剑将张绣的枪拨开了,也算不上拨开,就是用剑身挡住了枪尖,让张绣的力有的释放,但是却又没有办法伤到他分毫。

    “呼......”

    错身而过,张绣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他紧紧地盯着王越,他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和眼前这个剑师的差距。

    那种差距,似乎就是自己和师父的差距一般,不可跨越。

    但是眼前这个剑师却没有想要取走自己姓名的想法,反而像是在跟自己过手一般。

    “百鸟朝凤枪。”

    王越倒是已经认出来了,他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剑。

    “你是童渊的弟子,故人弟子,倒是不便刀剑相向。”

    王越到了议事厅中找了一处坐下,风轻云淡的样子看傻了张绣,还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小张同志可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枪继续指着王越。

    当然,他肯定不是突然大喊一声“大人,时代变了!”,然后扣动扳机的。

    这个世界虽然奇妙,但是并不是完全无厘头的。

    张绣只是还在提防着王越,因为这种高手哪怕不用剑,也有可能杀了听书7自己,只有时刻提防才能够保命。

    哪怕他说了师傅的名字,在自己不知道他身份之前,还是不能小心。

    张绣不算笨,他还担心这要是自己师傅的仇家怎么办。

    骗自己放松警惕,然后轻松地一击必杀。

    “别瞎想了,过来聊聊,我是王越,你师傅应该有跟你说过吧。”

    王越看到这个小辈疑心还挺重,摆了摆手让他过来,他自己随意地取了一壶酒过来,还扯了一块桌案过来放酒。

    他倒是不客气,将这里当做自家一样,悠闲得很。

    王越大剑师。

    张绣一愣。

    原来自己眼前这位就是师傅的至交好友,十年前闻名天下的山东巨侠,剑圣王越。

    只不过他的名声在江湖消失了很久,据师傅说,他是被诏安了,想要做一些事情,让江湖人也能够痛痛快快地生存下来,他似乎是要努力让江湖明面化,让游侠不至于像是过街老鼠一般被人厌恶。

    他倒是游侠界的老大哥,也是一个被误解得挺深的老前辈。

    刚刚交手的剑术之高超,看来可能性倒是极大的。

    张绣慢慢地挪到了王越面前坐下,不过他手中握着的枪把可没有放下,他还是没法放下心防,毕竟这可是刚刚交过手的。

    哪怕他自己也知道这是王越前辈的可能性很高,从他刚刚交手认出了自己的师承和流派,并且对自己手下留情就可见一斑。

    “诶,我说你个小娃娃怎么这么小心。”

    王越递给了张绣听书8一杯酒,自己尝了一口,果然是好酒,不愧是丞相府的收藏,这酒好。

    “不过出来行走江湖确实小心点好。”

    “董卓和李儒不在,应该是去处理袁家了吧?或者是在宫中吧?”

    王越也没有强行让张绣放下戒心,而是自顾自地说起了自己地目的。

    “我来这自然是为了杀他们的,而且委托我来的就是袁家家主袁基,只不过这次看来我是失手了,而且大概率袁基也要被董卓给处理了,那看来我就没有雇主了,倒是可以跟你在这里叙叙旧。”

    王越心如明镜,他能够知道董卓、李儒不在董府,而董府的士兵守卫空虚,那自然是有军事调动。

    你要说现在外面的交战情况胶着到需要丞相府的士卒都上阵的话,王越是不信的。

    虽然他不是军事指挥的主官,也没有什么实际指挥经验。

    但是没有吃过猪肉,难道就不能见到猪跑吗?

    他可是知道这士卒再怎么跑,都是在城中的。

    而这洛阳城里谁对董卓的威胁最大?

    不用说,那肯定是已经站到了明面上来的袁家。

    哪怕是那群整天只知道嚷嚷着要让董卓倒台的汉室老臣们,威胁都没有袁家的大。

    所以,王越几乎确定了,自己这趟没有得手,那袁基那边差不多遭殃了。

    张绣愣了愣,这老前辈还真是耿直呢。

    喝了一杯酒,他也没有隐瞒,既然人家都猜到了,大方点说也好。

    “确实,丞相和李先生都已经听书9去了袁家了,前辈就这里与我喝酒吧。”

    张绣明白这个时候不能让王越回去,要是在阵前他把李儒或者董卓给杀了,那局势又会有大变化,自己虽然打不过他,但是陪他叙叙旧,把他留在这里,倒也是兑对子了。

    顶点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